業務領域

鄭州律師網婚約財富證據的采信

婚約財富的當事人應僅限于江立婚約的男女雙方。
 
婚約財富案件中關于證據的采信從理論來看,主要提供包括兩個方面的證言:一是媒人的證言;二是當事人親屬、朋友的證言。按鄉村風俗,婚約中的彩禮普通經過媒人托付,而沒有相關字據。一方主張的懇求,另一方常常稱沒有收取相應的彩禮。媒人證言是最常見、最普遍的一種證據方式。從法理上來看,媒人就其所親身閱歷與感知的事實所做的陳說,是原始證據,就處置此類糾葛起著重要作用,既能夠認定案件事實,鑒別其他證據的真偽,又能夠促使當事人放棄無理的主張,承受法院的調解、裁判,以至能為法院搜集證據提供線索。但在案件實踐審理中發現媒人常常與一方或雙方當事人有親屬或其他兇猛關系,所以就其證言應區別狀況處置。但在案件實踐審理中發現媒人與一方或雙方當事人有親屬或其他利害關系所以就其證言應區別狀況處置。首先應核實煤人證言內容能否與當地習俗、習氣相契合;其次要核實媒人和當事人雙方的關系,并分離媒人的智力情況、品德、學問、社會經歷、法律認識來作出判別;第三要綜合全案把媒人證言與其他證據作出比擬,看能否相吻合,并構成證據鏈條。以對全案證據區分真偽。筆者以為,只需煤人能自愿出庭作證,不利的一方不能提出足以推翻該證言的證據,且該證言契合中央風俗,即應認定為有效證據。此觀念亦契合優勢證據準繩,由于原、被告在民事訴訟中處于對等的位置。雙方的陳說在沒有其他證據佐證的情形中各自傲有對本人所述舉事實舉證的義務;一旦媒人出庭作出契合法定條件的證言,該證言有利一方即處于證據優勢位置,其主張應得到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