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務領域

鄭州市律師事務所一方擅自處分共同財富行為效

小陳與小童(女)1996年注銷結婚,婚后,二人經過辛勞打拼,在江蘇常州市租了店面開了兩家服裝店,運營某品牌服裝專賣,事業上江河日下,可隨著時間的推移,倆人夫妻感情卻一瀉千里,小童曾向法院訴訟過離婚,因法院認定夫妻雙方感情未決裂駁回了小童的離婚訴求。之后小陳分開了小童單獨外出打工,小童仍在江蘇常州市運營服裝業務,期間,小童將兩服裝店內的財富等未經過小陳同意私自轉讓給別人,取得了一定的價款,此行為致使夫妻雙方矛盾愈加激化。小陳無法訴至法院,請求離婚,并訴求將轉讓店面所得價款的一半判歸本人一切。
 
【分歧】
 
在離婚案件中,常常會觸及到夫妻一方擅自處分夫妻共同財富行為效能的認定問題,如本案中小童擅自轉讓夫妻共有的店面。在司法理論中關于這種擅自處分行為的效能存在爭議,主要有兩種觀念:
 
一種意見以為,夫妻一方處分夫妻共同財富應是一種種效能待定行為。由于夫妻一方有“家事”代理權,一方作出的行為應當視為另一方的默許,即使不是默許或可經過夫或妻一方追認該行為后,即具有法律效能,因此夫或妻一方處分夫妻共同財富行為至少應認定是一種效能待定行為。
 
另一種意見以為,此種處分行為是一種無效的民事法律行為?!睹穹ㄍ▌t》第五十八條第四(項)規則:“歹意串通,損傷國度、集體或第三人利益的行為,屬于無效的民事行為;第五(項)規則“違背法律或社會公共利益的;”中,本案中,小童未經小陳同意,自轉讓店面行為一方面損害了作為共有人小陳的財富權,損傷了小陳的財富權,能夠認定損傷了第三人的合法權益,應當自然無效;另外,該行為也違背了我的民法通則上關于共有人對共有財富處分的相關規則,也是一種違背法律的行為,因此也應斷定是無效的民事法律行為。
 
 
 
【法官說法】
 
筆者同意第二種意見。夫妻一方擅自處分夫妻共同財富應當是一種無效民事法律行為。其理由是:1.我國婚姻法第十七條規則:夫妻關系存續期間取得的財富應歸夫妻共同一切……,夫妻雙方對共同財富,有對等處置權。同時,我國婚姻法還規則,夫妻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取得的財富除了雙方另有商定按份共有外,應當認定是共同共有,因而本案中小童與小陳所運營的店面及其內部的服裝等物品雙方從未有商定,應當認定是共同共有的財富;2.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干問題意見(試行)》第89條規則:"共同共有人對共有財富享有共同的權益,承當共同的義務。在共同共有關系存續期間,局部共有人擅自處分共有財富的,普通認定無效。但第三人好心、有償獲得該項財富的,應當維護第三人的合法權益;對其他共有人的損失,由擅自處分共有財富的人賠償。”顯然,小童處分夫妻共同的店面及財富時小陳是不知情的,更未獲得小陳的同意,其行為違背了法律的規則,應當認定無效;3.小童處分財富行為不是效能待定行為。本案調查的小童的行為是民事雙方行為,而并非是調查小童與轉讓方的雙方的合同行為,效能待定是特指訂立合同的行為,即合同能否有效,對合同雙方當事人可有法律約束力。本案中,小童處分財富行為是雙方的民事法律行為,認定該行為的效能時不需求思索受讓方的,一切不存在效能待定問題的;4.我國民法通則是關于民事法律行為的分類中,依據效能狀況分,只要有效民事法律行為、無效民事法律行為和可撤銷民事法律行為,沒有所謂的效能待定的民事法律行為,將案中小童處分夫妻共同財富行為認定為效能待定是混雜了訂立合同的雙方行為與小童處分財富的雙方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