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動態

鄭州律師免費咨詢夫妻一方因交通事故產生的債

【事故案例】
 
  2015年1月,張某駕駛汽車接孩子上學途中與劉某駕駛的摩托車相撞,形成劉某受傷。經交警認定張某與劉某負事故同等義務。2015年9月,張某與其妻子李某協議離婚。2015年12月,劉某提起訴訟,請求張某支付交通事故人身損傷賠償,法院經審理后,判決張某賠償劉某各項經濟損失15萬元。后劉某向申請強迫執行,并請求追加李某承當義務。李某向則提交執行異議書,以為不應追加其為本案的被執行人,不應由其承當共同賠償義務。
 
  【爭議】
 
  本案中能否應追加李某成為被執行人與張某共同承當賠償義務,存在兩種不同觀念。
 
  第一種觀念以為,交通事故賠償是因夫妻一方的侵權行為招致的,屬侵權之債,應當認定為個人債務。不應追加李某為本案的被執行人。
 
  第二種觀念以為,張某交通事故發作在夫妻關系存續期間,且機動車是用于家庭共同生活而引發的交通事故,為維護婚姻財富關系的穩定性和第三人合法利益的需求,債務普通應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應追加李某為本案的被執行人,承當共同賠償義務。
 
  筆者同意第二種觀念,本案是一同常見的交通事故,案件事實分明,正確處置的關鍵在于對夫妻一方交通肇事產生的侵權之債能否屬于夫妻共同債務的認定上。
 
  【案例解析】
 
  一、本案交通事故的賠付義務主體。
 
  交通事故侵權,屬于特殊侵權,與普通侵權實行過錯義務歸責準繩不同,“侵權行為之債專屬于個人債務”的普通歸責準繩,不完整適用于道路交通事故侵權義務主體的認定。道路交通事故損傷賠償案件中心問題,就是義務主體確實定,只要肯定了義務主體,才干處理由誰承當義務、由誰來賠償損失的問題。
 
  肯定交通事故義務主體有兩個規范:
 
  一是運轉支配,所謂運轉支配,是指誰對機動車的運轉具有支配和控制的權益;
 
  二是運轉利益的歸屬。運轉利益是指誰從機動車運轉中取得了利益。
 
  假如同時契合這兩個規范,則可肯定為道路交通事故中的義務主體。同樣,夫妻一方因交通事故所負的侵權之債,也應從另一方對該機動車能否具有運轉支配權和有無運轉利益來判別,如契合這兩項規范,則應認定為共同債務。運轉利益的認定,除了謀取經濟利益之外,還應當包括機動車的運轉為家庭帶來的生活便利以至享用。
 
  本案中張某駕駛車輛接送小孩上學是用于家庭共同生活,機動車的運轉利益應當視為夫妻共享,且該車輛是夫妻共同財富,所產生的侵權之債,應由夫妻共同承當。
 
  二、本案侵權之債屬于夫妻共同債務。
 
  判別債務是夫妻共同債務還是個人債務,能夠從夫妻雙方舉債的意愿及債務的利益指向兩方面來剖析,假如夫妻之間有共同舉債的意愿且該債務的利益指向為夫妻共同雙方,那么該債務就視為夫妻共同債務。
 
  本案中張某夫妻雙方即使沒有實踐分享債務所帶來的利益,但從債務產生的根底、根源行為及目的去剖析,該侵權行為產生的最終目的是為了張某夫妻共同生活謀取利益,張某基于家庭生活需求接送孩子上學駕駛車輛而發作交通事故其顯然并不違犯夫妻共同意愿,依據權益與義務相分歧準繩,即便債務所帶來的是一種不利益,但它仍包含于行為人根源行為所產生的利益之中,夫妻雙方仍應共同對此行為擔任。
 
  張某駕駛車輛接送子女上學途中,其駕車行為在夫妻間顯然存在共同的合意,且最終目的亦是為了家庭共同生活,因而張某發作交通事故所產生的債務是為家庭共同生活所致,應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
 
  綜上,張某駕駛車輛接送孩子上學途中發作交通事故產生的侵權之債既契合交通事故義務主體認定原理又契合夫妻共同債務理論,能夠認定屬于其夫妻共同債務,應由夫妻雙方共同承當,李某應當成為被執行人與張某共同承當賠償義務。